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登录

您目前的位置:主页 > 2018年开奖直播 >   正文

古风原创小说大赛参赛作品 风雪岁月

来源:本站原创发表时间:2019-09-10访问次数:

  她的眉眼仍然是昔日模样,穿着一件簇新的大红衣裳,正低头凝望着手心一盏香炉。

  乱世没人有闲情买画,摊子冷清得很。反倒是那姑娘一直坐在树下,偶尔我抬起头,她便弯着眉眼对我笑。

  寒风凌厉走过,冻红她的脸,我抬起头松筋骨,看见她闭着眼,将要昏睡。我心一紧,脱下身上衣袍过去盖在她身上。

  刚想走时,却又被她拉住我的衣摆,她见我看她,连忙放手说:“敢问公子姓名?”

  本来我与她不过就是路边一画师、一小乞,都是落魄潦倒,一两恩情,又何须记挂姓名。

  不出意料,那群混子嫌恶地对她又打又踹。我听着她压抑的呼叫,拳头紧了又松,直到那群混子走了,留下受伤的她和几声叹息。

  我转身欲走,她却扯住我的衣袖,我回头的时候,她觉得不妥又连忙放手,红肿的嘴角向上勾起,细心嘱咐道:“路上雪水湿泞,公子走路时缓些,别摔了。”

  我怔怔不知如何开口,直到那姑娘疑惑地看着我时,我声音沙哑地说道:“我叫施泊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姑娘仍旧穿着她的破衣裳,外面裹着我缝满补丁的衣袍,身上的伤好了点,平常或温柔或怯怯的一双眼如今却装满了恳求。

  姑娘却摇头,坚持要给钱。她眼角有些泛红,说道:“我知道公子心好,可……可这次,我不愿公子……”

  我张了张嘴,却想起她并没有名字,而这么多年过去,我其实也不知道想与她说些什么,满怀心思到最后化作一声轻叹:“我只想问问,你收到那幅画了吗?”

  “你是说画的主人吗?”姑娘撇了撇嘴,说:“她本来不愿去往生,觉得人间太苦,在河边徘徊了七日新版跑狗玄机图有人给她烧了幅画,她看完之后不知怎么想开了,便走了。”


Copyright 2017-2025 http://www.myorian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